‘皇宫北三人..西一人..’

张封用心识感知片刻,也把他们的位置给大致摸清了。

他们此刻大多都是在城北御书房附近驻扎护驾,离自己很近,能保证这里出现情况的第一时间,瞬息赶来。

同时,圣上回忆良久,当回神看到张封也在望着窗外时,误以为自己这位师弟也触‘事’生情,不由也感叹道:“自从师兄之前坐稳了储君位之后,师弟就长年在外,还没有好好的在师兄的皇宫内转过。”

圣上说着,又再次望向窗外,“如今皇宫又被师兄修整了一番,不复师弟原先所见的模样。今日闲来无事,师弟不如陪师兄看看?”

圣上话语中,明显是一副修缮关系,不想痛失老师,又被师弟怪罪的揪心模样。

于是更想借此还没有开始吵架的缓和契机,在等会的游逛当中,把误会解清。

但实际上,张封也能听出自己这位师兄的善意。

可是刚才自己不是不想回答,而是圣上都出神了,那自己也想瞧瞧皇宫内的高手。

这一瞧,总归来说,‘飞升’确实是对应这个世界内的传奇级别。

如今,单单皇宫内就有七位传奇修士,七道‘发现传奇人物’的提示。

包括自己也知道为何他国不行刺杀一道,试着把圣上杀了。

因为就算是不提国运镇压,可单论这七位修士,就够让人头疼。

别说刺杀,就算是想夜探皇宫,游转一番,八成就要身死交代到这里。

但此刻圣上竟然主动邀请自己,有这么好的机会游转宫内,勘察地形。

张封想都不想的点头,“好。”

虽然不一定把整个世界搞清楚,可也正好趁着这五日,先把皇宫摸清楚。

只要先把整个帝都与皇宫摸清,肯定会对今后玩家的进入有帮助。

熟悉周边环境,怎么都不是错事。

平常玩个游戏还要熟悉地图,别说这种‘亲身经历’。

张封一直都很谨慎小心,避免因为一些小事,耽误自己正事。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

不外乎是在外面转了转,看看皇宫内的长廊风景。

张封在宫内转了一圈,大致结合观点? 就是路很多? 建筑很多。

又在皇宫西边外层,还有一个围着的别院? 是这个世界内大臣们临时居住的地方。

和上上个世界一样? 都是方便他们处理要紧政务的时候,可以快速入宫面圣。

门口还站着大内侍卫? 随时通报。

除此之外,大臣们的真正府邸? 都是在帝都之内。

帝都也很大? 足有上个世界内的一省大小,同样也设有快速通道,供特殊的马车行驶。

这个特殊,是特殊在马车的骏马? 是灵兽。

灵兽的等级? 也和修士一样,都是从练气到‘飞升大妖’。

只是这条道也不是专让马车走。

修士也可以渡步,缩地成寸,但却不能飞。

可总归说来,要是别人架着化神期的马车? 另一位修士走着,这怎么看? 都感觉有点丢面子。

于是能走这条道的,除了大臣们有朝廷专门配的马车灵兽以外。

一些在帝都的大修士们? 虽然跑的比马车快,但更多的还是买只灵兽? 驱着驾驶。

这灵兽有马、有牛? 也有豺狼虎豹? 至于到底能驱使什么,这一切全看自己的本事。

其中,圣上出行,就是两条渡劫期的蛟龙,驱赶座驾。

这算是整个世界内最排场的坐骑。

当然,也有个别飞升修士,是真的慢慢走。

如帝都内的‘王掌柜’,他也是自己记忆中的一位飞升修士。

只是他没有投靠大齐,而是在帝都内经营米行生意。

再以他的实力,人脉,可以这样说,大齐各城内,都有他的米行分号。

但再远一些,其余王朝内就没有了。

人家不买他的帐,也不吃他的人情关系,哪怕他是一位飞升修士。

因为这里就牵扯到了一个利益,其余王朝内也有做生意的飞升修士,不会让王掌柜抢他们的生意。

可又再次说来,或者在这个世界内很多一心为国的人想来,修士修炼有成,肯定要报效自己国家。

但实际上,在帝都内,或者说整个大齐,整个世界内,飞升修士的数量不少,在野的人也不少。

这也是随着香火修炼的传开,五千年的经验之谈下来,这个世界正迎来最辉煌的时代,强者林立的时代。

这个辉煌时代,就像是一些修真世界里的,老生常谈的那句‘万年前各国林立,无数强者大战,陨落,最后灵气匮乏,不复当年盛况。’

如今,这个时代正是处于老生常谈中的‘盛况’。

盛况到,除了各朝当中都有数位飞升修士坐镇以外,外界的山林宗门,甚至是城镇集市当中,也有不少‘自由身份’的飞升修士。

这些修士虽然在战力与资源上,比不过龙气国运加身的朝廷修士,但数量却相对多一些,并且他们大多都不喜欢投靠朝廷,而是喜欢自由自在。

自由到有的创建宗门,或者江湖门派,也有的像王掌柜一样做起了生意,还有的退隐大众视野,去往了哪处深山老林修炼。

像是‘哪座山里有腾云驾雾的神仙出现’,多半说的都是他们。

他们也是念着心中想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随心所欲,干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事。

很可能今日经商,明日跑船,后天就退隐山林。

不过,他们也有自知自明,知道不管自己等人干什么,都不招惹朝廷,不惹祸上身。

不然他们在朝廷眼里,真不够看。

可毕竟是飞升修士,这个世界里仅次于‘龙气飞升修士’的顶端人物。

导致还是有不少人在拉拢他们,包括朝廷也会明里暗里的不时向他们抛出一次橄榄枝。

这个间隔,可能是他们委婉拒绝以后,每隔一段抛一次。

或是他们明确拒绝以后,每隔几年抛一次。

这一来二去,朝廷是对他们表达的善意。

他们要是不来,那也就不来了,朝廷还会给他们优待,比如想做生意的王掌柜,朝廷会让管理钱财的户部批下便利。

想隐居山林的,朝廷会让礼部派出人员,再让礼部人员根据隐居强者的吩咐,打点附近村庄,让当地百姓切莫打扰。

说不得这位隐居的飞升修士清闲高兴,还会哪日出山,指点当地百姓一二,或者许下雨露,明年收成大好!

这都是属于互利互惠。

有朝廷协助,他们做自己的事情,也更方便了,少了那么多的闹心繁琐。

修士们也感恩。

可就在这样的朝廷施恩中,他们这般在自己国家内混着还好,哪怕是不报恩也行,朝廷就当供养他们了。

也告诉所有具有修炼资质的人,修炼是唯一的出路。

但要是他们不仅不感恩,还要明确的去投靠其他国家,那问题就大了。

大齐有的是方法治他们。

最明显的就是拆他们的庙宇香火,让他们道基永久性受损。

并且他们还不敢回来报仇,要是敢回来,那就是人也陨了。

当然,他们也可以在目前所在的敌国重新建香火,温养个百年,重新养好。

可抢别人的香火,这是大忌。

就算是敌国修士同意,让他抢。

那就是一位修士过来,两位修士都修炼不好。

这明显就是个死局。

说到底,还是如今的飞升修士,大部分都是用香火修炼。

但也正是如此。

张封觉得五天后到来的玩家,他们可是无根浮萍,想飘哪里就飘哪里。

虽然比不上飞升修士,但只要来的是渡劫巅峰,那多少也是个潜力股,应该会被某些势力与朝廷看中。

说不定加把劲,再不借用香火之力的前提下,成为飞升修士,那就是香馍馍。

前提是自己不驱除他们,因为他们哪怕是在这个世界内突破,自己也可以用禁令驱除。

规则的判定,断了他们想要浑水摸鱼的念想。

除非他们是像自己想的一样,以自身渡劫的境界,发挥出超越平常等级的战力。

也在思索着,张封陪着圣上转完了皇宫,就告辞离去,且答应他去往西宫别院落脚,也答应他明日上早朝。

上早朝,暗地里的意思就是误会解释清楚了。

不然依照记忆中的‘张封’作法,很可能第二天又去游历。

但张封还真想出宫在帝都内瞧瞧,去见见王掌柜,再去看看这些子侄,试着能不能触发什么任务。

可就算是没有任务,张封也想和帝都内的三位自由飞升修士见一面。

总归玩家马上就要降临,自己要‘敲打’他们一下。

省得有玩家投靠他们,自己还不知道。

只是今日时间太晚,那就明日早朝后吧。

而也随着时间过去。

翌日,天色刚刚亮的时候。

张封一早在西宫别院起床,换上官服蟒袍,就在几位大内公公的恭敬带领下,向着皇宫内走。

路途不远,只有三里路程。

可张封本以为路上会见到同僚,但谁到早朝殿的时候,才发现百官尽皆到齐,就差自己了。

感情是自己来晚了,难怪路上没有见到人。

“见过王爷..”百官见到张封来至,有的是惊异浮于面相,没想到这位王爷竟然回朝了。

有的知晓张封回来的人,见到张封真的上朝,却又偷偷看了看坐于龙椅的圣上,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他们就怕圣上真与王爷闹僵,那一切都不好办了。

因为王爷的声望很高,若是离都,定然会伤了天下人的心,也会伤了大将军旧部的心。

这种情况会对大齐的国运造成很大的打击。

可这些都是利益角度。

张封却知道圣上是正儿八经的对自己好,也念着老师的恩情,没有那么多的条条道道。

于是,刚怎么做就怎么做。

张封上朝以后,就按照官职权力,站在两侧文武百官前方。

就连太子与几位皇子,都落后张封一步。

但昨天,圣上的意思是在身侧摆个椅子,让张封坐于身侧,一同监管朝政。

说到底,大齐的大半疆土都是大将军打下来的,这不可辩解。

张封身为大将军的关门弟子,又身为他的师弟,不管是于情于礼,当然有此待遇。

但张封却觉得此举不好,难免有削弱皇权的意思,也有持功自傲的感觉。

圣上把自己当师弟,自己肯定也为他着想。

相互敬重,不越矩。

一时间,就是这么一站。

朝廷六部之一,主管礼仪的礼部尚书,却是喜在王爷与圣上冰释前嫌,国运更隆,于是第一个上奏笑道:“王爷的游记,下官也曾阅读过!其笔法锋利,文采卓然,下官心生敬佩!”

礼部尚书话语里都是客气,“如今王爷回朝,是大事,国事!王爷不妨提笔一词,贺齐国大喜?”

礼部说到这里,捧手望向了前方的张封。

包括礼部的几位官员,也是笑着出列,共邀王爷为齐国题字。

只是他们这一句,真不是让张封为难,想让张封写字写不好出丑。

就是单纯的想借众臣皆在,以及王爷是第一天回朝,那么书写一封字帖,或者诗词,不就是名传于野的事情?

这对于张封来说很好,是一个绝妙的事。

再加上礼部尚书知晓王爷自小读书学字,那么写个字帖,写上‘圣上万寿无疆、天下太平’的漂亮字体,应该不难吧?

只是他这一问,一说。

还真的让张封有些心里顿住。

张封想的是如今宫殿之上,满朝文武皆在,那肯定是不能‘太敷衍’。

写个字,那叫什么事?

要写,肯定要拿出一些本事,比如写个诗词,彰显一下自己的学识!

尤其自己身为名传天下的大将军弟子,这个学识也不能太低,低到让别人笑话。

特别是自己第一天回朝写诗词,念着老师给自己留下的名望,肯定要写首诗词,纪念自己的老师。

但难题就在这里,如何写?怎么写?

要知道这个世界里,记忆中的自己是学业有成,可是论到写诗填词,这点笔墨还真的入不了大雅之堂。

或者说,同时也拥有蓝星记忆的自己,对比这个世界以后,发现这个世界内所谓的诗词,对于蓝星来说,就有点平仄不对,没有韵味。

无论写哪个,都写不出老师那般一心为国的神韵。

想到这里,那还能怎么着。

满朝文武现在都巴着眼看着自己,自己也是第一次上朝,总不能自编一个让人笑话的诗词吧?

张封思索着,再看看眼巴巴的太子,不由闭幕思索几息,回想着记忆中的老师,记忆中的诗句,倒是想到一首词可能适合大将军。

这位诗人同样的爱国,同样的豪迈,同样名传天下!

张封回忆一番,望向圣上旁边的孙公公,“取笔墨来。本王要为老师题写诗词。”

‘诗词..’众人一愣,以为王爷是要为大齐题字,却没有想到王爷是要写诗!

一时间他们相视一眼,已经定下了主意,不管等会王爷写的如何,那都要拍手叫好。

可也有不少大臣,瞪了如今正干笑的礼部尚书一眼,责怪他多嘴,怕王爷写的不好,沦为天下笑柄。

这些责怪礼部尚书的人,大多都是兵部,也是大将军的旧属。

其中也有执掌官职任免的吏部,以及刑法的刑部。

他们现在也对礼部尚书不满。

“是..”孙公公本来也不愿王爷出丑,但看到圣上轻轻点头,也就应诺,带两人去殿外准备了。

圣上威严扫视朝堂,望向旁边的史官。

眼神中的意思,是‘王爷书写诗词’的这段朝录不记。

史官心领神会,也知晓圣上的另一层意思是,‘王爷写得好’,那就重墨一笔,大肆传扬,让天下皆知!

‘要是王爷写得不好’,后世没人知晓王爷这段窘事。

不多时笔墨与桌案取来,摆在朝堂中心。

众大臣也是各自抱着心思,瞭望观看,想知道王爷会写出何等诗词。

张封坐于桌案旁侧,在所有大臣的瞩目中,接过递来的狼毫笔,提笔如锋,书写的第一句,却让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张封书写着,字里行间,夹杂着锋利与豪迈的剑意,宛如大将军重回故里。

“八百里分麾下炙..”众位大臣,包括圣上与太子,也是愣愣的看着,让他们不自觉的走近桌案旁边,望着书写的诗词默诵。

直到一词落下,一首属于历史中,千古流传的诗词出现在这个世界。

众臣望着散发墨香的文字,诗词落下结尾,满朝皆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