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宪回到了医馆,看到许紫烟坐在看诊台,思绪有些跑偏。

他走上前,伸手在面前晃了晃,笑着道:“怎么回事?在想什么?”

许紫烟回过神,看到他到来,“你回来了啊。”

“嗯。”他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将看到她父亲的事情告诉她。

许紫烟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先去找一个住的地方。”

他想了想,自己住在医馆内也是将就为之,要是让许紫烟天天住在这里,也不是很方便。

“要不我陪你去吧。”他拿起钥匙晃了晃,“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

许紫烟主要是担心被人坑,点头:“好啊,有你在,我更安心一点。”

李宪露出笑容,“走吧。”

他带着许紫烟去找到上次买房的中介小哥,对方看到他来,就知道是一位财大气粗的人。

脸上立刻带着笑容,招呼道:“李哥,这位许医生我知道,她既然每天在医馆里上班,我这里正好有你买的这个小区出租房,我带你们去看看。”

“可以,带路吧。”李宪笑着道。

许紫烟提醒道:“我一个人住,只需要一室一厅就可以了。”

她以前有房子,距离这里不远处的公寓。

但那是父母花钱买的,她心里知道到时候他们会说什么,倒不如不住。

“放心放心,保证让你满意。”刘强笑着道。

他们一起进了小区,然后走进了李宪所在的单元楼,带她进了一处十三楼。

房门打开,看到了里面非常现代风格的装修,各种鲜艳的颜色,让人一看就非常喜欢。

许紫烟觉得这里还不错,于是点头:“好,就这里吧。”

刘强颇为激动,“行行行,现在就可以签合同。”

“我今晚可以住进来吧?”

“当然没有问题。”

许紫烟露出了笑容,“走吧,去办手续。”

李宪从她一夜之间建成了一间手术室,就知道她办事效率很快,很少斤斤计较。

没想到租房子也是如此,速度也是这么的迅速。

不过他很喜欢这样的性格。

一起去办了手续,又一起去超市买了生活用品,一切准备就绪。

他帮忙做完这些,就回到了医馆。

许紫烟则是躺在新房子里,这里可以看到医馆的门面。

能看到二楼的小窗户还亮着灯,等到灯光熄灭,她才收回了视线。

第二天一早,许紫烟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犹豫了片刻,才放到耳边:“找我有什么事?”

徐翠兰冷声道:“你回来一趟,我有事要和你谈。”

“我不会回去。”她不会再那么傻。

“你……现在是不是连我们的话都不听了?”徐翠兰愤怒道。

“我回去做什么?被你们绑到京都,然后结婚生子吗?”

“你……”徐翠兰被她怼的沉默了片刻,解释道:“不会让你回去结婚生子,回来我们谈一谈其他事情。”

“我和你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因为从始至终都是你们在说,从来没有听过我的想法。”

徐翠兰的语气也严厉了起来,“那个李宪,既然那么厉害,懂得回春阵法,还懂得九转金阳这件事,你怎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

许紫烟微微一愣,没想到母亲突然之间提起李

宪,还提起他会的那些绝学。

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你们有听过我说话吗?愿意听我说话吗?我就算告诉你们,你们会相信吗?”

“你……”徐翠兰当然不会相信,冷声道:“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你回来我们谈一谈接下来的事情。”

许紫烟反应了过来,这是知道了李宪的真本事以后,就想改变策略了吗?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想法,奈何父母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到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我和你们没有什么可谈的,我要上班了,再见。”说完,她主动挂了电话。

紧紧地握着手机,许紫烟心里很疑惑,父母是怎么知道李宪会这些绝学的?

想到父母突然之间愿意和自己私下里交谈,她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

之所以拒绝,不过是心里下意识的抗拒和不信任。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情况,但是结果还是他们自说自话,完全不在乎她的感受。

她起床收拾了东西,然后去了医馆上班。

这家医馆,才是她现在要待的地方。

李宪一早起来就在外面锻炼了一下,看到了许紫烟出现在自己面前,笑着招呼:“昨晚休息的怎么样了?”

“挺好的。”许紫烟笑着点头。

李宪看到她脸上的伤好了一些,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没有询问,主要是顾及她的心情。

“吃早饭了吗?”

“已经吃了。”

“嗯。”他点了点头。

一天的时间再次开始,医馆内还是和往常一样,每天都很热闹。

一辆车停在了医馆门口,许振兴和徐翠兰从车上下来。

看到眼前的小医馆,他们一起皱起了眉头,眼底满是嫌弃之色。

“你说的人就是在这里?这么一个小医馆?”徐翠兰不满地问道。

“沈千秋给我的地址,是这里没有错。”许振兴绷着脸道。

“那个小医生真的会九转金阳?”徐翠兰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打从心底不相信。

“你昨晚就在问了,现在已经走到这里来了,直接去问他本人不就行了?”许振兴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妻子。

徐翠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冷哼道:“要是是一个骗子,我一定找他算账。”

“走吧。”许振兴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一如既往的严肃。

两个人来到了医馆门口,看到了李宪和许紫烟,都在认真的给病人看病。

许紫烟抬起头,就看到了父母出现在此地,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她猛地站起身,语气不好的质问:“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她的声音突然拔高,吸引了在场人的注意,纷纷看向她。

李宪也跟着抬起头,看到了许振兴和徐翠兰夫妇,微微挑眉。

这是什么意思,还没有死心,准备继续来这里找许紫烟麻烦吗?

徐翠兰没有将别人的眼神放在眼里,目光直接的打量了一眼四周,眼底满是嫌弃之色。

这么一个渺小的医馆,看病的都是一些底层老人,哪里配得上许家小姐的身份?

她看向了李宪,还有这个底层的**丝,竟然会懂得九转金阳?

她不相信!

徐翠兰看向了李宪,问道:“听说你会九转金阳?”

许紫烟听到母亲的问话,微微一

愣。

父母不是来找自己,而是来找李宪的?

想到早晨接到的电话,让自己回去找他们。

结果自己没有去找他们,他们反而来了这里?

李宪挑了挑眉,也算是明白了他们不是来找许紫烟麻烦,而是来找自己的。

看来昨天的事情,给许振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李宪站起身,回答道:“没错,我会。”

“我不信!”徐翠兰一句话直接给出了定论,嘴角勾起一抹嗤笑:“我看你是想要给自己身上贴金,才说出自己会这些东西吧?”

“妈,李宪从来不会说谎,他是真的会。”许紫烟帮腔。

“你给我闭嘴。”徐翠兰冷冷地扫了一眼许紫烟,目光再次落在李宪身上:“你说你会,除非你拿出证据。”

李宪不由得笑了,反驳道:“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怀疑我,那应该是你拿出证据。难道你诬陷我,我还要努力的自证清白?”

“不要试图狡辩。”徐翠兰厉声喝道。

李宪的脸色也沉了下来,警告道:“亏你们还是医学世家,连基本的逻辑也不讲。那我现在对外宣传,你们是一对骗子夫妻,你是不是也应该证明自己的能力?”

徐翠兰没想到这个小子如此伶牙俐齿,脸色变得越来越低沉。

其他看病的病人也觉得李宪说的有道理,纷纷点头附和。

许振兴上前一步,看着李宪:“小子,我知道你有点本事,但也不是你猖狂的理由,你……”

“你连我的本事都没有,又凭什么在我面前猖狂?凭你们年纪大?”李宪厉声反驳,身上的气势也骤然升起。

“你……”许振兴没想到这个小子一点面子也不给,脸色也跟着一阵青一阵白。

“你们好好地跟我说话,我也会好好地跟你们说话。如果你们还用一副不可一世的态度,不要说我没有警告你们。”李宪沉声道。

“你想干什么?我来这里,难道你还想把我赶出去不成?”许振兴不满地道。

李宪还没有开口,门口就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你们要是敢在这里闹事,就是跟我们作对,赶你出去怎么了?”

众人纷纷回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苏新德,还有一群穿着他们学校服装的学生,各个气势汹汹。

苏新德今天是来和李宪商量开业仪式的,再过两天新的拳馆就要开业了。

没想到走到门口,就遇到了有人在这里闹事,他怎么可能忍得住。

李宪可是他们拳馆的恩人,敢找李宪的麻烦,就是和他们作对。

许振兴和徐翠兰没有想到会有另外一群人走进来,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

其他病人也纷纷占到了一边,他们都是一些小毛病,不着急,此刻看好戏才是最有意思。

这里的老顾客发现,李宪这家小店铺的好戏特别多,随时都会有事情发生。

苏新德来到了许振兴和徐翠兰的面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在这里闹事?想找死是不是?”

许紫烟想上前帮忙解释,可又犹豫了一下。

“你们又是什么人?”许振兴站在前面,冷冷地问道。

“我们是太吾拳馆的人,你要是找李宪的麻烦,就是跟我们作对。”苏新德回答道。

许振兴皱起眉头,看了一眼李宪,“好啊,你们竟然搞小团体,你们要是敢动手,我马上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