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臣部领亲军事魏公公亲切称赞“红旗植物园”,谓此人素来豪杰,理当重用。

......

彼时,魏公领皇帝亲军平奴集团刚刚经历五女山战斗,全歼奴大将扈尔汉以下八千余。

后闻刘綎部遇奴主力被围牛毛岭,魏公不顾自身有恙,拄拐激励亲军将士,不惜一切代价增援阿布达里岗,哪怕全军玉碎也要救出刘綎。

后亲军第五步兵联队、第六步兵联队、骑兵联队、工兵联队、第一混成旅团、朝鲜第三旅团等先头部队计一万一千余官兵急行军抵达战场,在难辩敌我之时猛烈袭杀,直插金军纵深。

亥时,魏公抵达家哈岭,观战之后认为应当乱中取胜,遂令所有能联系的部队哪里有辫子兵就往哪里打,总体就是从东到西,目标是趁乱解救被围刘綎部。

在以乱打乱的作战背景下,魏公及时下放指挥权,展现了魏公军事思想精髓,使得亲军下级指挥员能充分发挥能动性,积极展开临机自主协同,对战场迅速做出反应,最终把握良机,重创金八旗。

反观对手金军八旗集团,在经历了萨尔浒、尚间崖两场恶战之后,其主力部队不得休整即全军东进,各旗之间较为混乱,携带粮草只能支撑数日。

且因为急于东进解决刘綎部,八旗集团在取胜的萨尔浒地区并未留驻一定兵马,使得由监军周铁心组织聚拢的杜松残部与友军叶赫部轻松深入,连夺金军数座重关,封堵了八旗主力同黑图阿拉的联系,为全军歼灭八旗集团奠定了基础。

强攻刘綎部四日无果的八旗军在亲军赶到之后,某种程度上已经宣告了奴尔哈赤反动集团的破产。

敌我双方大量的主力部队,密集交错在充满极大不确定性的战场上,双方都面临部队分散、通联不畅的困局,任何一支部队都可能随时与对手擦肩而过或是迎头相撞,重重迷雾使得占有兵力优势的八旗集团难有作为。

面对这种战场态势,奴尔哈赤本人尽管做出了有利于局面的指示,但由于刘兴祚部汉军的反正,阴差阳错之下使得八旗的指挥中心大乱。

挺进队沈世魁发现奴酋中军帐大乱时,适时把握机会向全军发射讯号,主动出击,死死缠住敌人,迫使奴尔哈赤不得不仓皇逃窜,此战,也成为重创八旗集团的关键一环。

——阿布达里岗平奴战役纪念馆系列解说词,该馆于天启五年建,同年馆长佟佳马得礼上书朝廷,说当地百姓有感得魏公才能解放,脱离建州反动集团苦海,所以要为大小魏公建生祠。

小魏公批示:“是当地群众的要求还是官员的意思?若是前者,可建,但生祠规模不宜过大,占地两三亩就好,也不必群众筹资,他们能有几个钱咧?着当地拨款,咱再给些补贴便是,万不能加重群众负担。若是后者,驳回,罚馆长一年薪俸。”

大魏公批示:“一切都听俺侄的咧。”

天启帝批示:“厂臣有功于社稷,无甚不妥。”

.........

奴尔哈赤的转移虽是顺利,但却上下慌乱,转移时也因为过于匆忙,导致很多尚在和叛军交战的白甲兵们不知情,由此导致很多白甲兵不知道汗王去了哪里。

在拜兰等人的护卫下,奴尔哈赤一气跑到了沙岭,此时身边只有两三百人。好在,并没有明军跟随。

惊魂未定的拜兰等人叫来留守沙岭的甲喇额真,正要对方赶紧布置聚拢溃兵时,却听汗王突然暴跳如雷大骂侍卫们:“阿济格呢?阿济格在哪!”

拜兰等人这才发现十二阿哥竟然没在队伍当中,这一下都是急了,拜兰连忙带人回去找十二阿哥。

回头的路上,拜兰遇到了率兵赶来的二贝勒代善。

得知父汗已经撤到沙岭,代善不由松了口气,他刚才可真是担心死了。

“什么,小十二丢了!”

得知十二弟阿济格走失后,代善脸色大变,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拜兰见代善一脸担心,很是着急的样子,忙安慰道:“二贝勒您别急,奴才这就去把十二阿哥找回来!”

代善急道:“那还不快去,找不回十二弟,你就不要回来了!”

拜兰应了一声,心道二贝勒果然是兄弟情深,这要是换了大贝勒禇英,怕是一点也不急。

代善能不急吗,阿济格不仅仅是他的弟弟,更是镶白旗的旗主!

而他代善和阿济格的额娘、大金的大福晋也是他代善名义上的额娘阿巴亥可是“盟友”!

众所周知,代善虽是二贝勒,上面有哥哥禇英压着,但代善在大臣中的名声和人缘却是十分的好,也是大臣们心中最理想的储君继承人。

此前,代善可能并无机会,但在禇英因为大小甸之役葬送了镶白旗后,无论是在阿玛心中的地位,还是在八旗之中的威望都明显下降了,而代善却因此得到了他阿玛奴尔哈赤的看重。

萨尔浒大战,代善的正红旗功劳最大,因此在斩杀了明总兵杜松后,高兴的奴尔哈赤对身边的人说道他将来百年之后,年幼的阿哥们得交给阿巴亥和代善抚养。

这句话包含的意思可是非常多的,要知道女真人有“收继婚”的习俗,即父亲死后,儿子可以娶父亲的妻子。

奴尔哈赤如此与众人说,显然是有意让代善做他的继承人。

可是奴尔哈赤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知道,他心目中十分优秀的二儿子早就和他的大福晋阿巴亥有了秘密。

早些年奴尔哈赤领军出征时,阿巴亥经常深夜出汗王殿到代善家去,只是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而知道的人也不敢说。

更准确的说,代善和阿巴亥不是单纯为了私情在一起,而相互利用。

阿巴亥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正值最好年华的她一直在做着准备,这个准备就是比她老了三十多岁的丈夫哪一天突然去世。

阿巴亥不是为了自己准备,她是为自己的三个儿子准备。如果丈夫一旦去世,她年幼的三个儿子很难在八旗之中占有一席之地,再加上太子禇英性格残暴,对她很不恭敬,所以,阿巴亥想得到代善的支持。

而急于想取代大哥的代善对于“大福晋”伸出来的友谊之枝,自是牢牢握住,双方通过更进一步的亲密关系确定了合作。

当初镶白旗重建时有关旗主人选的争论中,小阿济格能够出掌镶白旗,代善在其中出力可是很大的。

有了阿巴亥这层关系,阿济格这个旗主便是天然支持二哥代善,现在阿济格却走失了,代善能不着急?

兄弟情份是一回事,如何跟阿巴亥说更是一回事!

代善真的是急,但他却没有自己掉头回去找十二弟,而是带兵赶去了沙岭。

相比十二弟的安危,能够及时出现在阿玛身边,让阿玛感到足够的安心也是很重要的。

阿济格一开始是和阿玛奴尔哈赤一起走的,但因为当时太过混乱,走着走着他就和阿玛失散了。

发现自己的阿玛已经不见了后,阿济格吓的哭嚎了起来,这让一直保护着他的几十个摆牙喇亲兵们感到了危险。

而在数里外,已经在老马帮助下换了衣服的魏公公正神清气爽的指点着阿布达里岗这片江山,但听他老人家道:“林子这么大,就是上万头猪钻在里面,你们也捉不过来,别管了,丧家之犬让他们跑好了,咱家倒要看看他们能跑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