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左贤王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也是因为太疲倦的原因,左贤王明明是知道曹铄可能会在晚上发动突袭,但还是睡了过去。

左贤王现在也是一点都不相信,对面就三千人,怎么会把自己打成这个样子。

唯一的解释……对面是疯子,不然怎么会这么不要命,竟然主动发起攻击?

而此时的左贤王还是肌肉酸痛浑身无力,实在是不想从床上爬起来。

出了帐篷,左贤王发现外面的战场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

有太阳的光芒,有爆炸的黑烟,还有犹如敲鼓的马蹄声……

到处都是混乱,到处都是嚎叫,到处都是马的嘶鸣声!

“不要慌……”

左贤王用尽自己吃奶的力量大喊,但还是没人理他。

现在匈奴的主战场,所有人都在逃命。

“左贤王!”

此时,左贤王的亲兵跑了过来,惊慌失措的大喊:

"现在您快点撤退吧,外面已经……"

咚!

话音未落,一颗**直接在左贤王身边炸开。

不到一秒过后,左贤王在刺眼的亮光之中瞥到了一匹黑马从身边穿过……

噗!

左贤王的肩膀直接被曹铄戳了一个大窟窿,然后连人带帐篷直接飞上了天空。

在生命的最后一秒,左贤王心里面只剩下了满满的悔恨悔恨。

他们怎么会当初会去大汉那里掠夺呢?

战争,会给人带去痛苦,现在,则是匈奴人品尝恶果的时刻。

“原来……我错了啊!”

左贤王喃喃一声,随后失去了意识。

这场战斗,一直持续到了李明。

在左贤王死去之后,他的五万士兵有将近两万人都当了逃兵,而剩下的则全部被曹铄处刑。

一个俘虏都没有!

“我,给你们报仇了!”

站在尸海面前,曹铄如释重负的说道。

但即使是到了现在,曹铄依然觉得现在的战斗没有完结。

因为,左贤王虽然是一个比较大的部落首领,但还是没有重创匈奴。

这次曹铄的目的,就是让匈奴在日后的几年,甚至几十年时间再也不敢入侵!

修整了几天,曹铄继续带人前行,来到了单于的部落。

这里,是匈奴人最大的部落,没有之一。

而在来到这里的路上,曹铄也是顺便清除了大大小小的十几个匈奴部落。

“这,估计是最后一战了。”

曹铄在心里暗自想到,也松了一口气。

三天之后,曹铄带人来到了这里。

用望远镜可以看到,单于的部落十分豪华,占地面积甚至可以比得上两个左贤王的部落。

也是因为常年洗劫附近村落的原因,单于的部落也是十分的富裕。

“曹铄公子,我们这次怎么打?”

此时,赵云走到了曹铄的身边问道。

“这……”

曹铄微微一笑,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

“你看,对面单于的部落人这么多,我们现在只有四千人,所以……这次围着他们打。”

“围着?”

赵云和附近听着的几个士兵顿时惊奇的瞪大了双眼。

这人少还围着打,是为什么?

“围着他们打,其实就是看他会不会着急派人出来,要是出来,我们直接就一拥而上,要是人少,就跑,让他们着急!”

曹铄微笑着解释道。

“这……好有道理啊!”

赵云顿时眼睛里放出喜悦的神色:

“匈奴人以前就是这么对付我们的,现在可以让他们尝尝被包围的滋味!”

“好!”

曹铄直接开始布阵。

现在来说,曹铄因为有现代化武器的加持,其实对于人数已经不太担心了。

另外,曹铄还有望远镜这么一个神器,可以在很远的时候就侦察到对面的动向,以便赶紧做出抉择。

这样,曹铄这边直接占据了先机。

而与此同时,一个匈奴的小队长布拉正在单于的部落周围闲逛。

因为不断洗劫大汉附近的村落,布拉分了很多大汉的子民当成自己的奴隶。

现在,他每天的主要事情,其实就是驯服这些人,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卖命。

这些大汉子民现在在小队长的手上,每天都是繁重的工作,还有动不动就来的责骂,让匈奴人成为了人上人,过着美滋滋的生活。

现在布拉正在看守着奴隶们放羊,同时也在想一个问题:

“上个月一不小心打死了一个奴隶,还有病死的几个……现在得去再抢几个奴隶啊!”

在匈奴的部落里面,奴隶的地位甚至还不如圈养的牛羊,并且在匈奴人的眼里面,都是一次性物品。

只要是没了,继续去抢就完事了!

并且绝大部分匈奴人都认为他们是狼的后代,是天生的猎手。

至于这些大汉的村民,就是他们的掠杀对象。

他现在正在想着去哪个村落,顺便再抢一个新娘子。

“这些奴隶,真是太好玩了,再处理几个老不死的东西,我的生活就会更美!”

布拉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回头就备马带人走了出去。

可刚走了五十多里地,他们就碰到了特殊情况。

在大漠的烟尘之中,布拉发现了前面有一支骑兵。

"这是……哪个部落的人?"

这就是布拉的第一反应。

他也是不相信,在这里会碰到大汉的士兵。

因为距离太远,布拉和他找到的匈奴人都没有放在心上,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现在他们都很着急,因为要去抢夺村子呢!

但慢慢的,布拉察觉到了情况是有点不对:

“这… 对面的骑兵怎么会跟着我走呢?他们的衣服……好像是大汉!”

“奇怪什么啊?”

布拉身边的一个匈奴人直接还嘴:

“肯定是哪个部落的人洗劫了大汉,现在换上了他们的衣服!”

“合理。”

布拉听到这里,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估计他们稀罕那种袍子一般的服装吧!"

说完,几个匈奴人哈哈大笑起来。

但现在……这两支队伍走的越来越近了,已经到达了不到五百米的距离。

而就在此时,风骤然停息,沙尘逐渐落了下来。

“这……”

布拉猛的瞪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