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咆哮,神魔颤栗!!感受到秦风那节节攀升的强烈气息,即便是特伦特,也是不禁脸色微变,瞳孔之中,闪过一抹忌惮之色。

他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很离谱,但却极其真实。

修为不过琉璃境的秦风,在一道道底牌的叠加下,实力狂暴,纵是索命境的特伦特,也感到了一丝心悸!“混蛋,该死!!”

不安的感觉让特伦特愈发暴怒,他怒骂一声,身形一动,仿佛是直接洞穿了空间,下一瞬,已是来到秦风面前。

特伦特大手握拳,体内狂暴的魔法力量汹涌,汇聚于拳,电芒交织,竟有毁天灭地之势!眼见,这一拳就要砸落在秦风胸口。

秦风却是猛然瞪眼,身形一动,神鬼莫测的在特伦特眼前消失,速度之快,堪称魔幻。

特伦特心惊,猛然回首。

只见,秦风已是出现在他身后高空,身上金光黑芒交集,手持惊天神剑,傲世无双。

“神门七剑,斩!!”

如雷暴喝声响彻,足足七道剑光,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破空而来,每一道剑芒,都是涌现出叫人窒息的气息。

其锋锐,令人感觉可开天!其凶悍,令人感觉可裂地!!特伦特不敢大意,双手架十,魔法力量冲涌身前,迅速凝练成一道城墙般坚固的护盾。

七道剑芒如期而至。

轰轰轰!!一道道轰炸一般的巨声响彻,一气呵成的冲击之下,饶是索命境特伦特竭力凝练而出的护盾,也是以肉眼可见的趋势,出现了一道道狰狞裂纹。

特伦特更是胸口微沉,一丝血迹,自嘴角洋溢而出。

他欲反击。

未曾想。

根本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如神如魔的秦风,便早已踏空而来,陡然大嘴猛张。

吼!!一声惊天啸,犹如鬼谷狼嚎,天地尖叫,可怖的音波冲击,携带着惊人浑厚的真气力量,在这片天空上尽情爆发,更胜大江浪涛,火山洪流般的,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在特伦特身前的护盾上。

终于,护盾不堪重负。

嘭!!轰然一声,支离破碎。

特伦特眼眶欲裂,脸色惊变,竟是来不及二次防御,那狂潮一般的声波冲击,便已是将他整个人掀飞了出去。

轰!一头扎入雪山之中,狂猛的冲击力,愣是使得那整座山头,都是即刻坍塌,雪崩惊现。

轰隆隆!一块块巨大的雪球自山头滑落,地动山摇,好一阵子过去,这个世界方才逐渐宁静了下来。

静,是死一般的寂静。

一道道惊愕呆滞的目光,凝聚在那坍塌的山头上,久久不能回神,仿佛是不能相信,只在电光石火间,秦风,竟是这般一气呵成的,将特伦特打成这般模样。

碾压。

简直如同是在碾压!!这可是索命境强者啊!!“可怕,这……太可怕了!”

“特伦特死了吗?

我们赢了?”

“逆天,秦风实乃逆天妖孽,万万不敢想,即便是这般硬撼,秦风也可以凭借琉璃境修为,将特伦特强势战胜!”

“天上地下,还有谁能与秦风一较高下?

此人,实乃天人也!!”

“……”许久的沉寂之后,整座雪山,都是骤然间沸腾了起来。

三大仙门万千人,无一不是欣喜若狂,热血沸腾,一束束目光最后不谋而合的聚集到秦风身上,那是崇拜。

那是仰慕,那是惊叹,那是如望神灵一般的目光!此时此刻,他们早已忘记秦风是个世俗之人,也忘记了自身仙门的尊贵身份,在他们眼里,秦风才应该是那个高高在上,凌驾于众生之上的人王。

他是战神,是这片土地的守护者、救世主!!而秦风面对这一束束敬仰的目光,内心却是没有丝毫波澜,甚至,他恐怕都没有察觉到。

此时,他的目光和注意力,都是集中在那山头之上。

他剑眉紧皱,眸中闪烁着不安。

特伦特还没死。

非但没死,同时秦风还感觉到,沉寂于废墟之中的特伦特,似乎也获得了一股力量,极其可怕的力量!终于!嗤嗤……那坍塌的山体废墟中,冒出了一丝丝诡异的黑烟,厚积数万年未曾化过的冰雪,竟是被这一丝丝黑烟,在转眼间融化、蒸发。

一股十分恐怖的气息,在那废墟之中,迅速酝酿、膨胀。

秦风心头一凛。

而雪山中的万千众人,也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一幕,所有的欣喜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心慌。

“这……怎么回事?”

“那些黑烟怎么回事?

好可怕的气息!”

“该死,特伦特从哪里得到的力量?

这种黑烟,可不是他们西方魔法中出现过的力量!”

“秦风兄弟,小心!”

“……”不过松懈了短短几分钟的氛围,瞬息间又是无比紧绷了起来,一张张面庞上,皆是充满了焦灼和慌乱。

也是在众人慌乱之际。

轰!!巨声响彻,那破败的山体,怦然爆炸,一块块巨石飞溅,竟是只在转眼间,便被那特伦特夷为平地。

空旷场地上,特伦特那高大的身影,也是重现人间。

他气喘吁吁,双目猩红,双拳紧握,雄浑的魔法力量在暴走,一丝丝诡异的黑烟,在他身上疯狂蒸腾。

不像人,而是像一只地狱中爬出的魔鬼!!秦风遥遥注视着那特伦特,牙关紧咬,脸色狰狞。

这厮,不是特伦特。

特伦特已经死了。

眼下,操控着特伦特身体的人,便是那神秘生灵,该死的黑烟!他虽然无法现身,但却可以借助他人身体,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秦风面前!黑烟操控的特伦特抬起了头,凝视着秦风,猩红双目,空洞如星空,更似地狱。

秦风与之对视,心中战栗。

好半晌过后。

那特伦特嘴角一扯,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你也活不了。”

这已经不是特伦特的声音。

而是一个极其嘶哑、沉闷的声音,甚至都不像是人类的声音,更像是怪兽说人话一般,充满了残暴和愤怒,令人心惊胆战。

话音未落。

砰!特伦特脚掌踏地,高大的身躯直接拔地而起,而那座山头,也是彻彻底底的坍塌了。

从上至下,从头到尾,以粉碎的姿态,完全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