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恰到好处的醒了?说笑而已,现实中那有这么巧的事情。

稍微上翻了了一下指挥频道,郑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佣兵和职业战士们总是精力过剩,他们在人最多的主营地该干啥干啥,有的人玩上头了,遭遇突袭的时候,的确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但很快,BOSS们的命令就下达了,真的玩的晕头转向的,也会被其他人叫醒,很快就全员进入了战斗状态。

在一片混乱之中,摸黑返回各自的大车、阵地就有点不理智了......离得近的还好说,离得远的可能会被视作逃兵冲散己方阵型,也可能在混战中死的莫名其妙。

这里本来就是交通部的大车营地,有大佬站出来一组织,就把这些力量握在了手上,作为后备军......一只就在最前线的堡垒中养精蓄锐的额外主力战力!

现在,当战局陷入了僵局,人类的前线被一点点压缩的时候,指挥者就把这份生力军砸出来了。

然后,取得了惊人的效果。

“真弱,真弱,真弱!”

虎一咲冲在最前方,浑身烈焰沸腾,利爪猛扑。

在这突击的军团之中,她是焦点,也是最锋锐的矛头。

毒加烈焰的双重生命克制,红磷粉的附着性烧伤,让其成为了半液态生物的天敌。

同样以肉搏为主的妖魔寄生者,瞬间就变成了人形火炬,其中的液体寄生物死的比寄生体还快。

至于那些蓝色沼泽,更是直接避开......连巨妖都被她喷了一脸火,然后**大面积蒸发,让目击者怀疑是不是遇到了假的神性生物。

意识无法直接干涉意识,准高维存在的蓝色妖魔不例外,最终还是要在**层次见分晓。

生灵同化者遇到了生灵死敌,效果就如冰块越到了烈焰。

“在实战中,多样化的能力配置,在任何情况都能够拿出能力克制的良配,比强撑硬属性有用的多。”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有类似的感悟。

全民剑圣的人类社会,面对无穷无尽的异兽、异族、异神,用灵刃和异能的无限变异性,硬生生的撑起了一片天。

这小老虎个人实力实在不算强,连精锐都面前,但就这稀有的能力配置.......也难怪虎家将其视作培养重点,一路砸钱护航。

甚至,付出了很多政治资源换取其进入黑袖章历练,希望弥补其心智、社会经验短板,用心实在良苦。

但是......

“跟不上了!”

“该死,脱节了,这家伙没有接受过战阵训练吗?有这样瞎跑的?”

别说后面的指挥者了,就是跟在她后面的战士们,发现情况不对,完全跟不上了.......就算是顶尖的骨干战士,在这个场合都无法和虎一咲比较杀戮的效率。

“要出事!”

大概除了正在猛冲横闯的她本人,没有不妙的预感!

她只是杀着杀着,越发畅快,眼前什么神性强敌、什么天灾恶兽,在自己的毒焰面前都不值一提。

一个人,就制造一道无人区鸿沟!

而当四周全部是敌人的时候,她更舒畅了,浑身烈焰一抖,焰火再高了几分。

从远处看过来,那就是人形的火炬,最高处烧到了三米多高,就像是彻底的火元素生物。

完全不用担心误伤的虎一咲,杀伤力再度倍增!

疯狂鸣叫的通讯器?各种夸夸夸、赞赞赞吧,没空去看!

但下一刻,她面前却一空。

“怪物了?哈,我杀穿了。”

这一刻,虎一咲发现周遭根本没有怪物了,再回头看,才看到了怪海.......还有“海”那头的同伴。

这个时候,就算是她,也知道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轰隆!”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只甘蓝色的大柱子,整个大地微微一震。

眼前一黑,虎一咲再抬头,才看到那遮住了月光的巨大身影。

三只巨妖合成的超巨型妖魔,露出了异常人性化的似笑非笑,低下身子,伸出中指,轻轻一弹。

“轰!”

全程无法动弹的虎一咲,眼睛一黑,浑身无法控制,就在巨力的作用下,就翻滚的化作了一颗流星。

肢体诡异的扭曲成了一团,整个**变成了一团稀泥。

纯粹的物理力量足以毁灭一切,稍微有点经验的战士,都知道这人没救了.......没救就没救吧,除了极少数友人,没有人会在乎的。

陨落的天才又不是一个两个了,无法成长起来的天才.......只是浪费资源和机会的蠢货,多一个虎一咲少一个,对整个社会有什么区别?

没有几个人去看成泥的虎一咲,最多只有认识她的感叹了一句“可惜”,或许,这就是她的终结。

下一秒,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投向了战事。

“坚持住,稳住!”

“冲锋队可以回来了!我们夺回了阵地。”

在木桶带着新的蓝色沼泽不断加入战局的当下,这注定是一场持久战,人类方的战略目标就是拖得更久。

放冲锋队出去是缓解前线压力的,只要防线不崩溃就自然可以拖得更久。

杀穿?谁要你杀穿,别人炮灰是无限且随意增加的,你真的杀得穿......连后面的联络都不听,摆明的陷阱拉都拉不回来,你不死谁死。

甚至,别人根本不用亲自出手,只要继续诱你深入,打光灵能,就等着你死。

这位虎家天才的陨落,甚至只能说一个小插曲,如果一切到此为止,以后提起她,都大概率以“曾经有一个蠢货”开头。

“嗖!”

但一道银光,突然划破了夜空。

是那位大车上的弓箭手?但这次,他似乎第一次失手了。

银光直接插到了那团“烂肉”的身上,极少数的观察者摇了摇头,这是鞭尸泄恨.......等下,发生了什么!为何烂肉在恢复!

时光的魔法,在战场的一角突然显现。

时光被逆转,被梦苓双剑插着的虎一咲,下一刻,就一脸懵逼的坐了起来,还下意识的拔下肩上的长细剑。

除了灵能的透支级消耗,还有刚刚制造的轻伤,浑身上下居然没有一点其他伤痕!

“虎一咲!回来!”

这次,她终于知道接通讯了。

下意识的回头看上去,那高台上的独眼的血红光,正牢牢的锁定她。

耳边响起的,是听不到情绪的命令声,语调平静而冰冷,让她透体发寒......这一瞬,她都觉得就此死去会不会比较轻松。

摇了摇头,能活谁不想活,回去该怎样怎样吧。

她直接起身,低着头卷着尾巴开溜。

“叮叮叮!”

通讯器又是一阵猛响,这次,虎一咲连忙去接。

“蠢货!把我的剑带回来!”

呃,虎一咲连忙又回头,梦苓双剑正在地上散发着耀眼且不满的银光。

于是,她又连忙低头跑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