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溪!我们怎么办?

为什么会这样呢?”

侯溪所在的小队中,一名红裙女子俏脸煞白,有些六神无主地看向侯溪。

不仅是红裙女子,小队中的其他人也同样如此,他们纷纷看向侯溪,想要让后者拿主意。

但此刻的侯溪,同样是心慌意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的心中也悔恨不已,应该听从慕枫的建议先后撤地。

现在,他们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吼!巨猿大吼一声,声音震天动地,旋即那庞大的身躯快步冲了过来。

令人骇然地是,巨猿体型庞大,但动作却出奇的灵活,它在冲掠而来地同时,手脚并用,极其灵活地攻击着四周的武者。

但凡是想要从他旁边逃走地武者,基本都逃不过它的法眼,最终完全是被它给轰飞或者踩死。

甚至有数名武者,趁着空隙,掠过巨猿,冲出了巨猿拦截,朝着中央雪峰逃去地时候,巨猿右脚一踏地,地面崩碎,一块块碎石飞天而起,而他随手抓起巨石,狠狠朝着后方砸去。

在场几乎没有武者扛得住巨猿投掷巨石的攻击,这巨猿的怪力实在是太恐怖了,根本不是寻常武者能抗的住的。

就算是侯溪、洛长天这样掌握了七重领域者,面对巨猿同样撑不过三息时间,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慕宗师!您猜的果然没错,那雪峰竟真是巨猿所化,这家伙也太恐怖了吧?”

洛长天向前远眺,看着前方那对武者进行无差别屠杀的巨猿,心情莫名复杂,他既有逃脱的侥幸心理,也有如何闯过巨猿拦截的担忧。

慕枫目光凝重,深深看着那巨猿,他从巨猿的眼中看见了戏谑和暴虐的情绪,说明这头巨猿与普通雪猿有着本质上地差别。

这巨猿是有灵智的,而且其灵智还颇高,想要硬闯,恐怕有些难了!“慕宗师!我们现在怎么办呢?”

洛长天脸色难看,心中难掩绝望。

他虽然这么说,却并不是将希望放在慕枫身上,而是因为害怕下意识想要问问而已,他并不认为慕枫会有什么办法。

因为慕枫虽然是少年宗师,精神力可以横扫这里所有人,但在天煞帝炼,精神力可没用啊,而且慕枫的武道修为还不如他,领域之力也跟他半斤八两。

慕枫根本无法为他们力挽狂澜!“这条谷道是通往中央雪峰唯一的道路!我们唯有硬闯,否则别无他法了!”

慕枫冷静地道。

洛长天一怔,旋即满脸苦笑,道:“慕宗师!这巨猿太恐怖了,就算我们现在三百多人完好无损,并且组成战阵,都不是巨猿地对手吧,更何况现在已经是……”说到这里,洛长天看着前方被屠杀的一群武者,心中难免升起兔死狐悲的情绪。

他知道此次试炼他已经走到头了,现在他唯一想的就是逃离这里,然后逃入最近的一座建筑内离开这片危险的地方。

但这也意味着,他最终将会淘汰出局,无缘后续神圣朝的气运之争。

虽然心中多有不甘,但洛长天更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

“慕宗师!硬闯是不可能的,我们撤吧,我知道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处建筑,我护送你一起离开这里!”

洛长天一拳轰飞四周围攻而来的雪猿,看向慕枫说道。

只是,他话音刚落,就愕然发现,他旁边的慕枫,早就已经不在了。

“慕……慕宗师!您这是想干嘛?”

洛长天抬头看去,发现慕枫径直朝着前方远处的巨猿走去,但凡周围掠来的雪猿,尽数都被慕枫的领域给击退了。

慕枫没有回答洛长天地问题,而是目光直视着巨猿,脚步越来越快。

在发现巨猿地瞬间,他就已经让所有人撤,然后用其他办法引出这巨猿,而他自有办法集合所有人的力量与巨猿周旋。

但可惜的是,队伍所有人都没能相信他的话,唯有洛长天勉强相信了他,这打乱了他所有计划。

他明白,现在想要抵达中央雪峰,唯有硬闯了,就算是因此而暴露自身的十一重领域,那也没办法了。

不过,慕枫观察过这巨猿的实力,对付这大家伙,还不需要他领域全开!“嗯?

是慕宗师,他过来干嘛?”

原本在与巨猿艰难周旋的侯溪以及其他武者,也都发现了踏步而来的慕枫,他们都是露出愕然之色。

他们没想到,慕枫明明已经撤到安全距离了,为何不逃离,反而还主动冲上来送死,这是疯了吗?

外界广场上。

众多势力的武者,也都是在聚精会神地关注着帝域中所发生的战斗,当然大部分人都是将目光汇聚在他们势力天才所在的区域。

卫稽为代表的灵药塔队伍以及洛江为首的洛家队伍,目光都是紧紧盯在冰天雪地的区域。

原本当他们看见慕枫、洛长天他们集合三百多人队伍,组合成战阵冲入雪峰区域地时候,他们都是颇为放心,知道他们此次应该能顺利通过这一关。

但后来巨猿的出现,却是令他们都是脸色大变。

巨猿太可怕了,在场几乎没人会是敌手,更无人有能力突破巨猿,抵达中央雪峰。

“哎!到此为止了!”

卫稽缓缓开口,眉头却是舒展开来。

其实他更喜欢慕枫在天煞帝炼上失败,然后完好无损地离开帝域,唯有这样才能让慕枫彻底死了那条想要踏入武道的雄心,然后专心于精神一道。

不仅是卫稽松了一口气,傅元等其他宗师,也都是放松了下来,他们与卫稽地想法是一致地,都不想慕枫分心于武道上,从而耽误了精神一道。

反倒是洛江眼眸黯淡,他没想到洛长天这么快就要淘汰出局了,这是他始料未及地,看来他们洛家是无缘气运之争了。

“咦?

你们看,慕宗师他这是要干嘛?

怎么自己一个人冲上去了!”

忽地,灵药塔队伍中,一名老宗师忽然出声,声音中充满了愕然和焦急。

卫稽、傅元等人连忙抬头,果然看见慕枫不退反进,居然朝着巨猿而去,看样子是要打算硬闯。

不仅是灵药塔、洛家这边队伍注意到慕枫的动作,在场也有不少人也都注意到了。

原本对慕枫颇为关注地那位宁巡抚,同样是将目光锁定在冰天雪地的区域,在看见慕枫的行为后,他眼眸中闪烁着一丝锐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