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事情愈演愈烈,发酵的也越来越离开。

中海之名,成为了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所有人好奇中海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居然能让王家的十位宗师铩羽而归!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与此同时,雀儿坐在办公室上,手中拿着一份情报,嘴角扬起一抹令人惊艳的笑容。

“夏尘……”

“会是你吗?”

“我终于找到你了……”

她刚看到这份文件的时候,险些直接晕过去!

后来又派人调查了一下夏尘的资料,发现他曾经当过兵,现在……

这当口,秘书缓步走了过来,嘴角扬起一抹不懈的笑容:“雀总,你让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那个叫夏尘的人现在正在江家做上门女婿……”

“真是可笑,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能……”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雀儿猛然回过头来,两道冷芒打过,脸色阴沉入水:“从今天开始,你不用来公司上班了……”

“我给你放一辈子的假期!”

听到这话,秘书微微一怔,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雀总……”

她嘴唇翕动,想要说些什么。

雀儿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示意她赶紧离开。

“雀总!雀总!”

“不要这样啊!”

秘书顿时急的脸色激颤,身子如筛糠似的抖了起来:“雀总,我也算您身边的老人了,我做错了什么事,您直接指出来,我马上改,现在就改……”

龙雀慢慢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淡淡说道:“这段时间,你的心态出了不小的问题,我以为你自己能调节过来。”

“但是,我发现,你根本没意识到这点。”

顿了顿,她冷哼一声:“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只是你自己不珍惜而已,再者,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议论夏尘?”

这番话说的寒气森森,直接让场上的气氛陡然降至冰点!

秘书如坠冰窟,身上的汗毛都树立起来,扑通一声跪伏在地上,颤颤巍巍,哆哆嗦嗦的说道:“雀总……雀总我……”

雀儿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旋即便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她已经订好机票了,她已经迫不及待要见到那个人了……

……

与此同时,夏家。

书房内。

夏星渊罕见的没有写毛笔字,而是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夏羽有些担忧的说道:“家主,刚刚得到消息,雀儿小姐已经出发了,正如你猜测的那样,应该是听到了最近的消息。”

顿了顿,他又不疾不徐的的补充道:“另外,之前雀家根本就不同意这次婚约,现在骤然变卦,想必是知道了什么。”

夏星渊重重的哼了一声,淡淡说道:“未必是知道什么,倒有可能是猜到了什么,这次雀儿去中海,应该也是一种试探而已。”

听到这话,夏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家主,我们要不要提醒少爷一下?”

“不用。”

夏星渊轻描淡写的摆了摆手,淡淡说道:“这小子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应该怎么做。”

“他故意把王家放走,估计也是想让水更混一些,这步棋,走得好。”

“有时候,看似是真的东西,反而是假的,越真,越假,这个道理你明白吗?”

夏羽闻言摇了摇头,刚才这段话,他听的云里雾里。

夏星渊嗤笑一声,慢慢站起身来:“有些人啊,自作聪明,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猜到……”

“殊不知,这些都是有人故意给他们看得。”

“仅此而已。”

“越是聪明的人,就越多疑……”

顿了顿,他忽然想到什么,微微眯起眼睛,一道冷芒暴射而出。

“中海那边的事情,你不必理会,目前的重点就是监视北方其他几大豪门,他们有任何的异动,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是!”

夏羽应了一声,便离开了书房。

待他的身影消失后,夏星渊伸出手来,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

“躲藏在后背的那个人……应该也快按捺不住了吧……”

“我倒要看看,是谁有如此的气魄,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做局……”

说着,他重重的冷哼一声。

……

彼时。

江氏集团已经沸腾了。

所有员工都欢欣鼓舞,异彩连连。

一个北方的商业巨擘的女总裁,居然要来中海江氏集团进行交流。

天呐!

他们都疯了!

那可是雀总啊!

大名鼎鼎的雀总!

“听说没有,雀总要过来了……”

“听说了,听说了,没想到他居然会来我们江氏……”

虽然江氏集团的潜力很大,崛起的速度也非常快,但是就目前阶段,还无法和雀儿掌控的那个庞然大物抗衡。

所以,每个人得到消息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不敢相信,第二个念头就是狂喜。

此时。

江淑妃坐在办公室里,黛眉轻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秘书小宋犹豫了一下,上前说道:“江总,那边还等着回话呢……要不要……”

她话还没说完,江淑妃陡然站起身来,淡淡说道:“拒绝她的要求。”

听到这话,秘书顿时瞠目结舌,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据她对江总的了解,但凡对江氏有帮助的人或者企业,江总一般都是亲自接待,更不用说雀儿这种北方的商业女神了!

可是……

江总现在居然要拒绝……

这实在有些出乎意料啊。

“江总……这个机会对江氏来说千载难逢,您真的要拒绝吗?”

江淑妃闻言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脸色有些难看。

“我……拒绝吧。”

她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没有做好和这个女人见面的准备。

虽然她这段时间也成长了很多,比起之前来,完全判若两人。

但是……

在雀儿面前,丝毫没有值得炫耀的地方。

“江总……”

秘书小宋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如果我们直接拒绝的话,外面肯定会有不少非议,说江氏不识抬举之类难听的话……”

江淑妃闻言摇了摇头,笑道:“无所谓了,让他们说去吧,我又堵不住悠悠众口。”